推广 热搜: 论文                经济   

中国戏曲晚熟是什么原因新探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fjxmjql.com    作者:未知    浏览:130    评论:0    
核心提示:内容提要:本文觉得:戏剧成熟势必与产品经济兴盛相伴的论断和世界戏剧史的实质并不尽合。
内容提要:本文觉得:戏剧成熟势必与产品经济兴盛相伴的论断和世界戏剧史的实质并不尽合。某种经济条件势必致使某种文化现象,不然就肯定只不过由于缺少某种经济条件的论断,是容易、机械的经济决定论,这种"独断论"不只不可以正确讲解戏曲的晚熟,而且常常使论者自己陷入自相矛盾的尴尬境地。从"内部条件"看,国内神话的历史化致使早期叙事文学发育不充分是戏曲晚熟是什么原因之一;从"外部条件"看,经史文化占据中心地方的"文化生态环境"和与之相适应的民族文化心理结构妨碍了戏曲、小说的准时生成。戏曲之所以在宋元之际成熟与自中唐开启的"文化平民化进程"和金元之际汉儒文化紧急受挫有密切关系。

关键字:中国戏曲晚熟经济决定论


中国戏曲与古希腊戏剧、印度梵剧并称为"世界三大古老戏剧"。其中,戏曲是最后成熟的。古希腊戏剧成熟于公元前6世纪后期,前5世纪为兴盛期;梵剧大约成熟于1世纪前后,2至5世纪为兴盛期;戏曲一直到12世纪末才走向成熟。近年不少学者从外部条件和自己特点两个方面对戏曲晚熟是什么原因进行了探讨,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成就,但其中亦不乏值得商榷之处。比如,着眼于外部条件者所得出的"重要原因在于产品经济不发达"这一影响至巨的结论就值得商榷。我觉得,单就"外部条件"而言,戏曲创生的艰难与迟缓也绝不是经济原因一端所能讲解,而是有着复杂而深刻的历史文化缘由的。

将戏曲晚熟的重要原因归于产品经济不发达的见解习见于时贤论著,兹引几则,以观其概:
戏曲……直到宋金即十二世纪的末期才算形成……缘由就是戏曲的进步需要艺人的职业化。因此都市的出现、产品经济的发达、市民阶层的很多存在和艺术经验充分的积累都是先决条件。而这部分条件直到北宋末,即十二世纪初才完全拥有。①
这里所列举的"先决条件"并不仅一个,但归根到底起"决定"用途的可能还是"产品经济的发达"。由于"艺人的职业化"和"艺术经验充分的积累"是打造在"都市的出现"和"市民阶层的很多存在"的基础之上的,而"都市的出现"和市民阶层的壮大又需要以产品经济的发达为首要条件。然而,国内并不是直到宋代才有城市,戏曲为什么没在此前成熟?有学者觉得,宋以前的城市只不过极少数权贵盘踞的政治中心和军事要塞,不是富裕繁华的商业城市,其突出标志是"小国寡民"---人口极少,缺少足以促进戏剧走向成熟的经济实力:
戏剧艺术和小说一样,都应是市民文学。因此,它的形成与兴盛需要在城市经济进步和市民队伍壮大之后,才能为戏剧艺术的进步提供强大的物质基础和海量的观众,这是戏剧艺术进步的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中国自秦统一以来,就打造了中央集权的封建帝国。其赖以存活的条件是完全封闭式的小农经济。虽然其后曾出现过不少大的城市,如秦汉时的洛阳、咸阳,唐代的长安,四川的益都等,但都没形成"消费性的城市"。中国古时候城市与西方古时候城市的根本不同就在这里:西方的君侯居于城堡,而城市多由手工业者和商人聚居,因而城市多成为产品生产的集散地。而中国古时候则多是筑城封国,城市变成了军事要塞和政治中心,因此,城市居民也多是王公贵族,达官贵人与求进待举的少数文人。②
戏剧是娱乐性的文静,没大多数人看戏,就进步不起来,中国戏剧萌芽甚早,而成熟晚于希腊一千七八百年,缘由就是产品经济不发达,城市长期处于"小国寡民"的状况,直到十一世纪才有所变化。③
产品经济的进步水平既然被视为致使戏剧晚熟的重要原因,反过来,戏剧的成熟也就成了衡量产品经济进步水平的"砝码"。古希腊戏剧最早成熟,其产品经济水平也就被视为世界各民族戏剧走向成熟的起码条件,戏曲直到宋代才成熟,说明国内产品经济水平直到这个时候才赶上古希腊:
宋代的悲剧环境所提出的需要之能得以达成,是因为北宋开国后工商业的进步和产品经济的发达,城市建设规模的扩大,城市人口的增加,市民阶层的壮大等等。大约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里,中国社会才完成了古希腊社会拥有的这部分条件。④
这部分建议并不都是错的。只有在存活需要得到基本满足的首要条件下,人类才大概去从事艺术生产。需要有场地、服装、道具等物质条件,需要有大量观众参与的戏剧,对经济条件的依靠相对较强。产品经济的兴盛会促进商业都市的进步。人口炽盛,经济基础雄厚的都市对戏剧的进步无疑是有利的。宋元年代产品经济的飞速进步对戏曲的成熟和兴盛确实起了巨大的促进用途。但,上述建议又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容易化,甚至是绝对化的偏颇,不可以不使人频生疑窦:古希腊所拥有些经济条件果真是各民族戏剧走向成熟的起码条件?拥有了这一条件就必然会有戏剧降生,不然就只不过由于缺少这一块码条件?宋以前的城市果真都是"小国寡民",缺少足以养活戏剧的经济实力?戏曲12世纪才成熟就意味着国内此时才赶上古希腊的经济进步水平?我看恐怕未势必。
戏剧的成熟与兴盛势必与发达的产品经济相随着的论断与世界戏剧史的实质并不尽合。试以梵剧为例说明之。
梵剧成熟之时,印度正走向分崩离析,贵霜帝国入侵,社会动乱,民生凋敝,经济相当落后。占人口绝大部分的农民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除去食盐等极少数物资外,大家极少购买生产生活物资,商业和手工业处于官府的严格控制之下,其主要任务是保证王室之需。正由于其城市只不过极少数权贵盘踞的政治中心,所以,"古时候印度城市的盛衰,总是是随国家兴亡或政治中心的改变为转移的。"⑤梵剧兴盛之时,印度的产品经济确有进步,但远谈不上"发达",其水平尚在当时并无成熟戏剧的国内和师子国之下。5世纪前后是梵剧的鼎盛期,古时候印度最杰出的戏剧家迦梨陀娑就出目前这一时期,其名剧《沙恭达罗》代表了梵剧的最高收获。此时正值笈多王朝的极盛期,产品经济---尤其是对外贸易确有进步。然而,此时印度仍以农业自然经济为命脉,产品经济并不算发达---城市规模非常小,市民阶层远未"壮大",商贸活动尚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
5世纪初,东晋僧人法显到印度寻求佛法,他由西北向东南,10多年间遍历印度各地,然后经师子国由海道回国。据法显述其西游见闻的《佛国记》载,当时印度人大多从事农耕,生活相当节俭,绝大部分人信佛,不饮酒,不食肉。城市"人民稀旷",大的只有居民200余户,小的"甚如丘荒,止有众僧民户数十家而已"。即便像摩竭提国都城巴连弗邑那样少有些大城市,也没多少商人,商贸活动根本没引起法显的注意。倒是师子国产品经济的兴盛给法显留下深刻印象:"诸国商人共市易","因商人来往住故,诸国闻其土乐,悉亦复来,于是遂成大国。"国内产品远销师子国。1日,法显"于玉像边,见商人以晋地一白绢扇供养",触动思乡之情,不禁悲从中来。与此相反,印度比较富裕的中部"货易则用贝齿"。⑥这一细则颇值得注意。
货币因产品交换而生,是衡量产品经济水平的要紧标志。贝币---金属币---纸币的货币进步史,粗略地兆示了产品经济水平由低到高的三个历史阶段。国内夏朝已有贝币,商代贸易常见用贝币,战国之时金属币已常见用于民间贸易,贝币已被淘汰,北宋初已开始用纸币。证之以法显对印度城市的描述,不难推想梵剧鼎盛期印度产品经济的稚弱。
假如真如某些学者所论,只须产品经济达到古希腊水平,就必然会有戏剧的成熟和兴盛,那样,早在战国年代国内就应该迎来戏剧的黄金年代。
让大家先来看看"古希腊水平"有多高。因为缺少确切的史料,雅典极盛时期产品经济水平已难以确指,但综合零星资料仍可推想其大致情况。雅典是一个奴隶制国家,大约形成于公元前8世纪,由100个村社组成,农村人口占多数。前6世纪初,梭伦实行改革,依据收入多少将雅典公民分为4等。值得玩味的是,他所依据的是农业收入而不是工商业收入。头等公民为每年可从我们的田产中收入500麦斗以上谷物或油、酒者。古希腊戏剧趋于成熟的前6世纪中后期,雅典经济稳中有升,前5世纪又有较大进步,尤其是对外贸易较为活跃。据德、法、英等国学者估算,雅典全盛时期的总人口在13至35万之间。⑦这便是古希腊戏剧从成熟到兴盛所依托的经济条件。
公元前5世纪前后国内某些城市的工商业经济不肯定落后于雅典。《盐铁论·通有》记战国商业城市之兴曰:"燕之涿、蓟,赵之邯郸,魏之温、轵,韩之荥阳,齐之临淄,楚之宛丘,郑之阳翟,三川之二周,富冠海内,皆为天下名都。"这里的记述尚不完全,宋之定陶,赵之离石,魏之安邑,秦之栎邑,韩之平阳,楚之郢等,都是人口海量的商业城市,其居民多在万户以上,有些达数万户,占地面积是春秋前城市的几倍或几十倍。《战国策·赵策》、《韩非子·十过》和《墨子·非攻》等记载,古时"城虽大,无过三百丈者;人虽众,无过三千家者",而战国时"三里之城,七里之郭"、"万家之都"比邻相望。《史记·苏秦列传》载,齐都临淄有居民7万户,每户男子不少于3人,仅可充当士兵者就多达21万余人。若每户仅以5口计,其总人口即与雅典全盛期人口的最高估算数相当。据《史记·货殖列传》等典籍记载,战国时"工商食官"的局面早已打破,很多一般的生产生活物资"皆由商而通之",私营的富商大贾成为一个新的阶层。这批人不只垄断商市,而且富敌国王,足以左右政权。"大者倾都,中者倾县,下者倾乡里者,不可胜数。""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万者乃与王者同乐,岂所谓’素封’者邪?"⑧工商业经济的飞速进步在一定量上打破了农业自然经济的一统天下,出现了"农不如工,工不如商"的局面。从工商业主占有奴隶的数目推断,某些商都产品生产和销售的规模可能超越了雅典。雅典奴隶主通常占有奴隶四五十人,多的不过百来人;战国时国内的工商业奴隶主占有奴隶少则几百人,多的达万余人。这部分人所占有些财富远非雅典头等公民所能比。这部分记载已得到考古挖掘的证实,现在仅韩、赵、魏亦即古三晋区域出土的战国金属货币有数十种,上万枚,这在世界上古史的考古挖掘中是不多见的。
"重农抑商"是中国封建社会历代统治者奉行的基本国策,农业自然经济是封大厦的支柱。这种情况在戏曲成熟和走向兴盛的宋元年代亦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从秦汉到宋代的城市都是"小国寡民",缺少养育戏剧的经济实力。比如,西汉时人口在10至30万的商都有10多个,临淄和首都长安的人口超越50万,是世界性的大都市。⑨唐代首都长安城区面积非常大,人口近100万,当时全世界少有其匹者。然而,"雏形的戏曲"还是未能在这部分不知超越雅典多少倍的城市走向成熟。

[1][2][3][4]下一页

 
打赏
 
更多>相关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